风华网
当前位置:首页»情感»

一路向北和一路向南2018-01-05

记忆中,2013年元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完成了一个并不算太长的旅程,往返于滕州和济南两个目的地。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这样的旅程在这些年也经历过数次。但唯独对那次旅程记忆犹新。 2012年12月29日,我像往常上班时一样在夜色渐明中起了个大早...……

记忆中,2013年元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完成了一个并不算太长的旅程,往返于滕州和济南两个目的地。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这样的旅程在这些年也经历过数次。但唯独对那次旅程记忆犹新。

 2012年12月29日,我像往常上班时一样在夜色渐明中起了个大早,简单的洗漱之后出了家门。走出家门的那一刻,一个惊喜铺面而来,翻飞的雪花温柔的拂到我的脸上,经历了一夜沉积的雪花抱着团儿紧紧地贴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我无心欣赏这独具匠心的天然美景,心急火燎地快步走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勤劳的人们已经在路上留下了数不清的脚印,走过犄角旮旯的小路后,路面上已经看不到雪花的踪迹,脚下只是深一脚浅一脚未曾融化完的残雪。现在想想是那些早起的勤劳人们的汗水融化了这沉积了一夜的大雪——勤劳是需要付出汗水的!提着在馍馍庄小区附近匆忙中买来的一杯八宝粥和一个单饼卷馓子过了平行路,穿过一孔桥处的通衢街,来到了滕州站的售票大厅。由于时间较早,购票大厅内仅有一个窗口对外售票。前面二十多人的购票队伍在慢慢缩短。期间,偶遇一位同事也要去济南。大概十五年前,我曾经和这位同事在百里煤海的同一个采煤工作面并肩“战斗”过,但现在却记不起他的名字了——现在想想,人,有时候最容易忽视和淡忘的就是我们身边最熟悉的人。 从济南回来时,在济南站我又遇到了这位同事——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

我从售票窗口内的售票员手中接过一张途径济南的车票,转身走出售票大厅,站在滕州站候车大厅前回首东望,错落有致、鳞次栉比的城市建筑像一位位忠于职守的哨兵守卫着滕州——这座古老而年轻城市的高速发展,守卫着生活在这里的善国人们的幸福富庶。那时,我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第一次从老家跟随着父亲进城时第一次看到当时滕州站的情景——那也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冷天气,脚下时有破损的马路上充斥着不堪的泥泞,满眼里尽是低矮错落的平房——二十年,似乎在不经意间,我们的城市被一位技艺高超的魔术师换了一个全新的面孔;二十年,我从一个偏远山村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地方国有煤矿企业的员工,成为生活在这座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城市中数十万人中的一员。我想,我是这座城市发展变化的见证者,也是为这座城市发展变化而辛勤工作的实施者之一。

   ——列车缓缓驶出滕州站,一路向北,过兖州,经泰安,来到了我那次旅程的目的地——他乡济南。记忆中,济南同样以一场鹅毛大雪迎接我这位来自鲁南的旅者。拥挤的人们将站前广场践踏的体无完肤,满眼里全是出租车、公交车和公交站牌前焦急候车的人们。终于坐上了公交车,前往我此行的目的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岳父那天要做一个手术。看着车窗外雪花凌乱中的济南城,不禁拿她和家乡滕州——这座鲁南小城市进行比较,想了又想居然没有发现济南——这座省会城市在城市建设方面有什么特别突出的长处——也许这种比较中融入了太多太多的故乡情节。 

岳父下午被推进了手术室,做完手术,被推出手术室,转到特护病房。期间,我和妻子通过短信随时通报着手术的进展情况。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结束后,我让内弟给远在滕州的岳母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虽然岳父做的是个小手术,作为妻子的岳母还是非常担心的!

岳父恢复的特别好,终于让包括我在内的家人的心放了下来。第二天下午,我到特护病房辞行时,岳父已经可以起身坐在床上了。辞别了岳父和内弟,坐上了公交车,我又踏上了归途的旅程——目的地是故乡滕州。

列车在暮色将近的黄昏驶出济南站,一路向南,载着我驶向家乡滕州——这片生我养我的热土。在焦灼中,列车过泰安、到瓷窑、经兖州、达邹城,终于驶入滕州——这座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熟悉源于我生活在座城市之中,陌生源于这座城市不经意间的日新月异的变化。

出站口处,寒风中的妻子站立在人群中张望——那一刻,我深刻的意识到,我到家了!

一路向南和一路向北——四十年来,这是我人生中一次不同寻常的旅程。人生本身就是一次不同寻常的旅程,不要只顾着走路,稍作休息,你会发现许许多多来自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感动,带着这些真挚的情感上路,接下来的旅程中您会一次又一次的去圆每一个梦想。

——而今,我正坐在电脑前,时隔五年后,写下上面的文字再续我心中一个无法释怀的文学梦!

RFC7230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qcckw.com 风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