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网
当前位置:首页»

什么发言, 说白了就是谎言

谎言。提起谎言这两个字,每个人都不喜欢它,甚至厌恶、憎恨它。但每个人却又避免不了从口中去制造它。其实,人讨厌的是谎言出于别人之口;当自己需要说谎的时候,不但会为自己找尽借口,沾沾自喜也说不定。说白了,人们讨厌的是谎言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同时却...……

谎言。提起谎言这两个字,每个人都不喜欢它,甚至厌恶、憎恨它。但每个人却又避免不了从口中去制造它。其实,人讨厌的是谎言出于别人之口;当自己需要说谎的时候,不但会为自己找尽借口,沾沾自喜也说不定。说白了,人们讨厌的是谎言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同时却又沉湎于它给自己带来的便利。

那年底我刚升任公司的副总,年会上要准备发言。

当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我是惶恐的。惶恐的正是发言,不管是不是在年会上,我都很害怕发言这件事。

是发言,不是说话。说话是人本身很自然的行为,发言不是。只有有身份的人说话才叫发言,人一有身份,就容易装,所以发言中避免不了装的成分,这点不以发言人的意愿为转移。

而现在,我要发言了。一个正正经经,老老实实的本分人就要发言了。硬要从脑子里挤出些本不属于自己大脑生产的词汇和句子,拼凑出谁都不信但很符合公众场合发言规律的话,着实让我有些力不从心。

年会时,我坐在台下,听着老板慷慨激昂地回顾公司辉煌的历史,展望美好的未来,不禁为自己的发言感到捉急。

接着听到同事们的发言,更是让我满心惶恐。他们怎么能说出那么漂亮的话。

讲台上,他们淡定自若,如坐春风,侃侃而谈。讲自从来到公司获得了多么多么大的成长,公司的人际关系多么多么和谐,公司福利多么多么好,来年一定更加努力等等。

我真的很佩服他们,尤其是前几天他们还在和我抱怨这家公司有多么糟糕,多么想跳槽走人。现在竟然能说出这么漂亮的场面话,博得满场的掌声。

台下的老板面露笑意,显然十分赞同和满意同事们的发言。在他看来,这些人的现身说法无疑会给台下的新员工一个正面的员工养成范例,这对于今后的管理,实在有大用处。

要说老板发言,无论什么话从老板嘴里出来,哪怕说天上掉火箭,我都不会诧异的,但员工口吻与老板的发言竟然如出一辙,我就有些想不通了。如同火车与车轨,老板铺好了车轨,员工默契开车,好像事先经过商量、经过彩排一样,神奇极了。

终于轮到我发言了。

因为没有经验,在准备发言前我上网找了好多类似的发言稿,大多是老生常谈,千篇一律,跟同事们的大致相同。由于这种发言我说不出口,只好找些技术相关的演讲。

年会发言,我的发言稿的主题是:员工如何学习以及适应互联网技术。

我拿着发言稿,浑身散发着只要不瞎都能看出的紧张神采,开始念了起来。一边念一遍斜眼偷偷观察在座的众人,发现大多吃吃喝喝,除了几个关系要好的同事外几乎没人听我发言。

发言稿是我匆忙打印出来的。在网上看着不多,打印出来内容竟然有三页之多。我不得不临时做些删改。由此,我本来就不流利的发言越发变得磕磕绊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听到台下有些许笑声。也许没有这些笑声,只是我的错觉。也许有这些笑声,不是在嘲笑我,只是互相间聊天引发的。

但笑声传入耳中,令正在发言的我更加的紧张。最后我实在念不下去了,以突兀的一句“以上就是我的发言,完了”为结束语。大家都还沉浸在以我的发言充当背景音的状态中没有回过神来,大约两秒后,现场才响起来稀稀拉拉的掌声。

我没有看众人的神色,只清晰地感觉到脸上发烫。我对自己有些不满,为什么我说不出皆大欢喜的适合这种场合的可以令我稍显体面的漂亮话?

我向老板的座位看去,他正在和新项目组喝酒欢笑,根本没有注意我的发言。他曾经私底下跟我说,有时候管理不一定要在公司里,在聚会上也是一个很好的管理机会,尤其是喝酒的时候。

我不明白他说的喝酒的时候是什么意思,大概也是跟发言有关。因为他正举着杯子对着桌上的新项目组的众人一阵说辞,然后大家面露微笑碰杯一饮而尽。

我听见新项目组的各位都打着包票,说来年一定好好干。

只是来年刚开春,上班没两个月,这个项目组就解散了。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qcckw.com 风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