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网
当前位置:首页»教育»教授»

教授出马,一个顶俩?

在上周三到周五根特大学校长的第一轮选举中,两个候选人组合均未获得2/3以上的得票率,Aula的上空升起的是黑烟,本周三到本周五将继续进行第二次投票。根据官方公布的结果,Rik Van de Walle和Mieke Van Herrewegh...……

在上周三到周五根特大学校长的第一轮选举中,两个候选人组合均未获得2/3以上的得票率,Aula的上空升起的是黑烟,本周三到本周五将继续进行第二次投票。

根据官方公布的结果,Rik Van de Walle和Mieke Van Herreweghe组合获得了57.76%的得票率,Guido Van Huylenbroeck和Sarah De Saeger组合获得了36.20%的得票率,另有6.05%的空白废票。在四类拥有投票权的人群中,教授(ZAP)的投票率最高,81%的教授参加了第一轮投票,学术助手(AAP,副教授、讲师、博士后等)的投票率为37%,学术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ATP,行政人员、秘书、实验室技师等)的投票率为59%,而学生(STU)的投票率仅为17%。

根特大学公布的第一轮选举结果。【1】

从这个数据上来看,Rik/Mieke组合的优势明显,离2/3的获胜线差距不到10%;Guido/Sarah组合则勉强守住了生死线。在即将到来的第二轮投票中,后者有多大的机会能够继续成功防守,将投票拖入第三轮?

也许受到学生类17%低投票率的启发,在第一轮结果公布以后,Guido/Sarah组合通过在脸书发帖和在根特大学学生杂志Schamper上发表文章,重申自己以学生为本尤其是重视国际学生的竞选理念,呼吁更多的同学参加第二轮投票,并把票投给他们。

不过,我认为这个策略多少有些问题,甚至可能导致本周五Aula上空就升起白烟。

首先,根据维基百科的数据,根特大学的国际学生比例并不高,在41000名学生中,只有4150名留学生。【2】Guido/Sarah强调自己的国际化理念没错,但10%的留学生能给他们带来的票数也非常有限。

其次,从公布的第一轮数据来看,Rik/Mieke组合在学生票中也以54.62%对41.10%领先于Guido/Sarah。如果参与了第一轮投票的学生能够代表学生整体对这两组候选人的倾向性,或者说,新加入第二轮投票的学生对Guido/Sarah组合并没有明显的倾向性的话,那么可以预见他俩在第二轮的学生票中也没有能够大幅领先Rik/Mieke组合的可能。

第三,最关键的一点是,学生票在最终加权得票率中的作用微乎其微。注意,这是我们第一次提到“加权得票率”,我们说学生的票然并卵,是基于对这次投票规则的分析。

在今年的校长选举中,根特大学的学生第一次具有普遍选举权。在以前的选举中,只有一个由300人组成的选举团有选举权,尽管选举团中也有为数不多的学生代表。2016年,弗莱芒教育部通过了根特大学提出的新的选举方案,在这个方案中,在校的所有教授,学术助手,行政技术人员和学生都拥有投票权,但是,最终得票率并不等于总得票在总投票中的比率,而是通过将四个类别中的得票率乘以不同权重再相加得到

在最终得票率中使用权重,其实也是个可以理解的做法,毕竟根特大学目前只有1334名教授,而学生则多达37426名,学生人数大约为教授的28倍。如果一人一票、权重相同的话,很显然,得学生者,将得天下。

因此,今年选举的最终得票率是加权计算后的结果,其中教授得票率的权重为67%,助手和行政两个类别得票率的权重为8.5%,而学生得票率的权重为16%。换句话说,假设有一组候选人得到了教授们的全票,那么不论包括学生在内的其它三个类别如何投票,这组候选人在教授类别100%的得票率通过加权换算后将得到67%的最终得票率,这已经足以让他们超过2/3的当选线。所以,得教授者,才能得天下。

从第一轮选举的详细结果中也能看出,Rik/Mieke组合在教授和学生两个类别中分别得到了57.49%和54.62%的选票,得票率相差无几,但通过加权,这两个得票率在Rik/Mieke组合57.76%的最终加权得票率中分别贡献了38.52%和8.74%,后者只有前者的零头,弱势相当明显。

假设每一个有投票权的根大人都参加了投票,让我们来计算一下一名教授和一名学生的投票在加权得票率中的贡献。教授一共1334名,所以一张教授票换算成教授类别的得票率为1/1334,即0.075%,然后再乘以0.67的权重,得到一张教授票对最终加权得票率的贡献约为0.05%。再看看学生,学生一共37426名,一张学生票换算成学生类别的得票率为1/37426,即0.0027%,然后乘以0.16的权重,得到一张学生票对最终加权得票率的贡献约为0.00043%。将教授票的贡献和学生票的贡献相比,可以得知,一个教授出马,顶得上大约117名学生。

现实中,学生人数为教授人数的28倍;但选举中,教授一张票,足足可以相当于学生117张票。

现任校长Anne De Paepe表示,你们就知足吧,荷语鲁汶大学(KU Leuven)和荷语布鲁塞尔大学(VUB)的校长选举中也用权重的,他们教授票的权重可是要高于70%的哦。对此,5月份即将谋取连任的鲁汶大学校长豆腐先生(Rik Torfs)现在估计也在偷笑呢。

因此,根特大学的学生还是应该心怀感激?

参考来源:

1.https://www.ugent.be/nl/actueel/nieuws/bijlage/uitslag-eerste-stemronde.pdf

2.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A0%B9%E7%89%B9%E5%A4%A7%E5%AD%A6

文/Athlon_BE

2017.4.25     

本文关键字:教授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qcckw.com 风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