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网
当前位置:首页

南派传销之“1040”———温柔的陷阱

日期:2019-04-13 来源: 评论:

[摘要]前不久,媒体有报道江西小伙小林受异性好友之邀,来泉州考察所谓创业项目,却被骗进传销窝点的事。小林识破所谓“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真相后,机智脱身。晋江警方突击清查传销窝点,抓获20名传销嫌疑人。之后有多名网友与新闻广角联系,讲述了他们和家...……

前不久,媒体有报道江西小伙小林受异性好友之邀,来泉州考察所谓创业项目,却被骗进传销窝点的事。小林识破所谓“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真相后,机智脱身。晋江警方突击清查传销窝点,抓获20名传销嫌疑人。之后有多名网友与新闻广角联系,讲述了他们和家人的类似经历。

年轻女生看清本质机智逃离传销窝点

六旬老人“走火入魔” 脱离一年仍深信不疑

“我是从1040逃出来的,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洗脑模式,窝点就在江西南昌。”给记者留言的女生叫禾禾,今年25岁。两年前,她的重庆籍闺蜜小明说自己到南昌工作了,热情地约她过去玩。和江西小伙小林在泉州的经历类似,禾禾到南昌后,先被小明带到她的住处———一套中高档小区里的商品房。在三室两厅内,除了小明与男友,还有另外一男一女。 第一天接风洗尘,第二天游山玩水,次日当晚,小明就带禾禾去见几名老乡,其中有一个年轻的“高富帅”。禾禾说:“他告诉我做得非常成功,自己已经干了两年这个工程,已经买了一辆奔驰车了,再过一年就可以拿到1040万的款,就可以回家了,旁边的人就在那恭喜他。”

    从饭局上众人的描述中,禾禾敏锐地察觉到这项目应该是传销。次日早餐时,她偷偷告诉小明,劝她一起走。禾禾的好心却让她陷入更加麻烦的境地。

    当晚,小明就找来一名老师给她上课。第二天,小明又密集地安排了三名老师,早中晚给禾禾洗脑。禾禾假装被对方说服,要将返程动车票延期,实际上偷偷提前了。次日凌晨四点,禾禾趁其他人熟睡时,逃出传销窝点,直奔动车站。

    与禾禾误入传销组织后,时刻保持清醒脑袋不一样的是,市民蔡小姐的父亲去年也曾被远房亲戚骗进湖南永州的传销窝点,投资了八九万元后,没钱了,该组织的头目同意让他回家,因为知道他已经对“1040”工程深信不疑。果然,老人回来后四处借钱,说要投资大项目。

    蔡小姐说,他们全家人给父亲做了好几个月的思想工作,都无法清除传销组织给老人灌输的思想。见父亲的性格愈发暴躁,身体也变得不好,大家不敢再直接劝说,只能偷偷劝亲朋好友不要借钱给他。还有多名网友给新闻广角微信公众号留言称,曾被骗进长沙、南京、南宁、桂林等地的传销窝点。

“1040阳光工程”:一场传销骗局

只要上网搜索就不难发现,“1040阳光工程”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定性为传销,但为什么至今依然仍在全国多地存在?这个组织日常是怎样运作的?它的实质又是什么呢?

    从外省警方查获的资料看,“1040阳光工程”具体的投资回报模式为:缴纳69800元获得入伙资格,并升级为部门主任。第二个月,组织退还19000元,实际出资额50800元,出资之后需发展3名下线,他们同样要投资69800元,那么直接上线就升级为部门经理。

    3名下线再发展3名下线,每人缴纳69800元,如此反复,当发展的总人数达到29人时,就可以升级为老总,每月获得数十万元分红,拿满1040万元后退出资本运作。与以往传销组织对自己的实质讳莫如深不同的是,“1040阳光工程”的老师会主动上网搜索有关“1040工程”是传销的新闻,甚至播放《焦点访谈》的反传销专题,告诉参与者:政府说“1040工程”是传销,是在宏观调控,不让太多人加入。

    外省警方缴获的“1040工程”分钱图,清晰地印证了这彻头彻尾就是一个骗局。新人缴纳69800元后,在返还给19000元后,剩余50800元,将经历层层盘剥,带新人直接入会的分得6612元,上层间接推荐人获得1520元,再往上经理级,一代经理6384元,二代经理2394元,三代经理1596元,剩下的钱分配进老总级,三代老总各分10500元,最后的794元将作为地区运行资金被截留。而从直接推荐人到老总,各个级别的收入都要被扣除10%管理费,被地区总负责人截留。69800元从始至终都不会有一分钱用于投资。

    近年来,“1040阳光工程”还做起了隐蔽性更强的“网商传销”,无需再邀约新人考察项目,在网上发些极具诱惑性的帖子,有人来咨询,传销人员便成功了一半,因为想不劳而获就发财的人最容易被洗脑,等把钱忽悠到手,传销人员就把参与者拉黑,平台也关闭了。

传销组织是如何步步攻心的?

“1040阳光工程”也被称为魔性的传销,因为很多自认为很有判断力的人,被洗脑后都深陷其中。

    与以往的传销限制人身自由,逼迫参与者交钱不同,“南派传销”采取柔性手段,前三天安排新人吃喝玩乐,后四天不断上课洗脑,三天、七天,都是重要的心理转变周期,可以让人慢慢卸下心理防御。

    江西小伙小林虽然从传销窝点逃脱了,但他坦言,自己如果多住几天,很可能也会动摇。因为每天早中晚他都被带去所谓的聚会,与其他四五个人围坐在一起,给他上课,潜移默化中,产生了心理学的场效应。

    心理咨询师徐雪娜告诉记者:“窝点里面50%以上是旧人群,10%或20%小的部分是新人群,那么旧人群就会对新人群产生影响,产生从众心理。”

密集的课程,让人没有冷静的空间和反思的机会,当参与者同意掏钱后,无论是一笔付清69800元,或是分期付款,甚至是网贷来凑钱,都意味着他已滑入泥潭。

    传销参与者之所以难以自拔,除了上线的心理控制,还有自己的自我催眠,付出的时间、精力以及寄托在这上面的梦想越多,退出的过程会越缓慢越困难。

摒弃不劳而获的心态才能抵御传销侵蚀

耍耍嘴皮子,就能无中生有出所谓国家暗中扶持的重点项目,传销人员玩得最溜的就是攻心术,从以往的案例可以发现,有一些人群,容易成为他们的重点发展对象。

    传销组织盯住的主要目标群体之一是刚出校园或是第一份工作不如意的大学生。他们抗挫能力不强,社会阅历还浅,而“南派传销”营造的条件是相对舒适、宽松的,让他们难以预知潜藏的危险。此前有媒体暗访的传销组织中,80%是大学毕业生。

    传销组织大打情感牌,除了拉你入会的是同学、学长或老乡,还可能会有异性和你发展感情,实现留人留心。此前接受采访的禾禾告诉我们,她的闺蜜就是在与初恋男友复合后,进入传销组织的。而禾禾则是在跟闺蜜倾诉工作不顺心后,被闺蜜骗到南昌的窝点。她说自己之所以能抵抗住猛烈洗脑,最终机智逃脱,得益于大学时学校开展的反传销讲座。

    泉州师范学院音乐与舞蹈学院学工办副主任刘晓莹表示:“当你遇到挫折的时候,如果有人向你伸出援手,你就很容易像抓住救命稻草。大学生就是这样子,因为他们刚毕业出去,失去了学校的保护,失去了身边的老师、同学密切的关注。”

    记者了解到,我市各大高校都颇为注重对学生的反传销教育。

    刘晓莹告诉记者:“我们会结合视频、新闻播放,让他们真实地感受到这不是老师嘴巴里说的故事而已,是真实发生的。”

    刘晓莹提醒,如果孩子是异地求学或异地就业,家长平时要特别留意他们的动向和思想变化,发现他们有被传销组织诱骗的情况,要及时劝导,必要时向警方求助。

    除了刚毕业的大学生,遭受挫折的人、急于求成的人、缺乏主见的人,也比较容易被传销组织盯上,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想改变不如意的现状,又不想吃苦,总感觉能通过捷径干一番大事业。传销组织宣扬的快速致富经,正中他们的下怀。因此,摒弃不劳而获的心态,脚踏实地凭自己的本事赚钱,才能抵御住传销的侵蚀。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qcckw.com 风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