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网
当前位置:首页»财经»金融»

政能亮丨金融改革要防范“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文丨特约评论员  刘晓忠五年一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刚刚闭幕,各界的解读就雨后春笋地绽放。放在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下,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现实意义不同凡响,直接影响着未来五年内的国内金融工作重心。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金融在近十年内,...……

文丨特约评论员  刘晓忠

五年一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刚刚闭幕,各界的解读就雨后春笋地绽放。放在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下,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现实意义不同凡响,直接影响着未来五年内的国内金融工作重心。

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金融在近十年内,一直处于积极主动的加杠杆扩展状态,这使国内经济金融体系积累了大量经济金融风险,暴露了国内金融监管系统的短板,给国内经济金融安全带来诸多挑战。如何防控好风险、补足监管短板、服务实体经济、提高经济金融安全,处理好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关系,无疑是决策层关注的重点。

这次会议提出新设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明确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思路,经济去杠杆和地方债终身负责制等,都是对当前国内经济金融市场中出现的问题的一种策略应对,显现出国内制度对经济社会的敏感性适应能力。

当前要更好地发挥制度的敏感性适应能力,需要清晰合理地厘清金融市场活动与金融监管的关系,推动金融领域的“放管服”改革,防范“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等俗窠。

当前各界既担心近年来经济金融体系内存量风险决堤,又担忧过度收紧金融监管口径导致次生灾害,不免有些投鼠忌器。而造成这一痼疾的深层原因就是金融市场与监管层面的信任缺乏。唯有在金融市场与监管层面营造一个信任场域,推动金融监管的“放管服”改革,才能从根本上摆脱“一放就乱、一管就死”之虞。

目前的金融市场承担了防风险促增长的双重重任。在经济金融体系沉淀了大量存量风险,尤其是大量僵尸企业存在等背景下,整个经济在去杠杆与防风险上出现两难选择。

目前政策偏好排序放在了防范经济金融风险上来,因为实体去杠杆、清理僵尸企业,意味着存量风险的暴露、处理和核销,而在消化和最终埋单这一风险的分担机制尚未有效建立起来,并妥协出了一个次优的短期策略安排等下,通过信用在金融体系内空转等方式,暂时捂住实体经济中出现的存量风险敞口成为次优的权宜之计,是为近年来金融体系出现银监会揭露的“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和“十乱象”的成因之一。

而偏宽松的“中性”货币政策,分业监管带来的监管跨市场套利空隙,“一行三会”部际联席会议的软约束,及防范经济金融风险等,使监管层对金融市场出现的不当创新、信用表外输出和刚兑风险等的处理陷入两难:强化监管易拨动风险引线,静观其变又加剧风险跨市场串联。

这种两难抉择,源自金融市场与监管层所面临的信任缺失环境,监管层在没有找到稳妥的降风险方案前,只能采取市场混同均衡的次优策略,不断通过政策打补丁方式,监控各种可能出现的风险隐患。其效果是,金融市场通过金融不当创新等转移和藏匿风险受到一定限制,经济金融体系内存量风险敞口再度隐现,使监管与金融活动陷入边际紧平衡,限制了双方的行动自由。

同时,在市场混同均衡博弈格局下,金融市场无法进行有效的市场分离均衡,对不同市场主体进行质量排序,导致整个经济体系的实际融资成本高企,无法回归到自然利率的水平,大量质地不错的优质企业,因为身处市场混同均衡博弈格局下,不得不支付额外的混同溢价成本,加重了国内经济金融体系的债务紧缩风险。

当前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明确实体经济去杠杆,及要求对地方债务实行终身负责制等,如果是为金融市场走出混同均衡博弈,推动市场分离均衡出清提供了基础性制度保障;那么,接下来,就是要为这些改革举措的落实在机制设计上营造可行空间,即构建金融市场与监管层的信任场域。

这首先需要适时推出信贷转让市场、债转股市场,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通过市场化的金融资源再配置等,分散经济金融风险过度集中于银行体系的问题,推动风险的市场化管理和资源的优化配置等。

其次,充分利用金融科技等力量,推动市场分离均衡效用的有效发挥。当前需要充分利用区块链技术、P2P技术,及其他智能化深度学习技术等,在技术上构建基于信任的交易机制和框架,完善信息的即时、动态披露和报告制度,落实信托责任模式,走出信用表外输出的现行资管模式,真正实现受人之托、代客理财和勤勉职守,打破刚性兑付,让经济金融体系内的存量风险,能够在公开、透明、可追溯的基于信任机制的市场场域下,实现市场化的资源和风险再配置,以充分利用整个市场和社会的风险承载能力,真正实现风险的社会化疏散。

最后,在金融监管上,完善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体系,实现可穿透的监管秩序,推动程序化监管,积极推进金融体系的“放管服”改革。基于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的新兴穿透监管体系,需要的是金融活动的穿透运营场景,基于现行金融科技等构建和完善基于信任的金融市场交易秩序,为金融活动的穿透运营提供了技术保障,有助于护航和完善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体系。当然,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体系的完善,根本上还需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实现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贯彻负面清单管理理念,在监管上以“正确地做事”定规立矩,走出过去以“做正确的事”为理念的行政方式。

总之,正如李克强总理最近指出“人类的重大科学发现都不是‘计划’出来的”,金融市场亦然,单靠严刑峻法及监管对金融市场实质内容的深度介入,很容易陷入“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陷阱。唯有在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通过营造监管与市场的信任场域,推进“放管服”的改革,才能真正有效利用市场巨大的风险可承载能力和纠错能力,有效化解经济金融体系内的风险,促进经济金融体系健康发展。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本文关键字:金融    改革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qcckw.com 风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