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网
当前位置:首页»教育

王文斌:国际化人才培养前提是提升国家外语教育能力

日期:2019-04-15 来源: 评论:

[摘要]原标题:王文斌:国际化人才培养前提是提升国家外语教育能力编者按:11月21-22日,“2017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化人才培养高峰论坛暨生源基地校工作会议”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办。在论坛上,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助理、中国外语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文斌...……

原标题:王文斌:国际化人才培养前提是提升国家外语教育能力

编者按:11月21-22日,“2017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化人才培养高峰论坛暨生源基地校工作会议”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办。在论坛上,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助理、中国外语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王文斌介绍了国际人才需要具备的七种素质、我国外语教育的现状等诸多问题,并且提出了相应对策,在他看来国际化人才培养前提是提升国家外语教育能力。

以下内容根据王文斌在论坛现场发言整理而成,文章有所删减。

什么是国际化人才,学界有各种各样的界定。我认为国际人才就是具有国际化意识和胸怀以及国际一流的知识结构,其视野和能力达到国际化的水准,在全球化竞争中善于把握机遇和争取主动的高层次人才。简言之,国际化人才就是国际人。

作为国际人,至少需要具备七种素质:

(1)具备宽广的国际化视野和强烈的创新能力;

(2)熟悉掌握国际惯例;

(3)谙熟本专业的国际化知识;

(4)具备跨文化的沟通能力;

(5)具备独立的国际活动能力;

(6)具备利用和处理信息的能力;

(7)具备政治思想素质和健康的心理素质并能经受多元文化的碰撞。

在做国际人的同时,还需具备家国情怀。我觉得我们外语学科培养出的国际人,首先要以外语为专长,兼具以上七种素质。第二要以外语为铺路,互知互信、通人通心。

要提高国家的外语能力,培养国际化人才,其前提是首先需要提升国家的外语教育能力。我们国家目前跟外语教育相关的人数已达到3亿,但我们现在目前在学科建设上很不完善,充其量我们只是一个外语教育大国,还不是一个外语教育强国。因为我们目前还缺少我们自己主导性的外语教育理论。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平时谈中国外语教育时,我们在高校从事外语研究和教学的老师,心里大多装的也都是高校外语教育,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我国的基础外语教育。经初步统计,我国现在在校的外语教师达到150万,在这150万的教师中,高校外语教师是20万。基础外语教育是我国外语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是大头,不可有任何的轻忽。基础外语教育在前,高校外语在后,前一点做不好,后面也很难有作为。

我们知道在基础教育阶段,一个学生喜不喜欢一门课跟他喜不喜欢这个老师有直接的关联。我们都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但是,在有些地方,我们的基础外语教育师资配备却不容乐观。

在外语教学论研究方面,大致可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以语言为中心的外语教学论,二是以学生为中心的外语教学论,三是以学习为中心的教学论。不管是哪种教学论,教师始终是在台前台后的主导者,教师始终起着设计、实施、推动、评估、调整、修补等作用。因此,要提高外语教育能力,我觉得师资始终是一个关键,这一点应该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下面介绍一下我国外语教育基本现实:

第一,目前我国真正从事中小学外语教育研究的,基本上集中在一些师范性大学,综合性大学研究基础外语教育的教师或专家并不多见。

第二,中国有近3亿人从事外语的教与学,这一人数相当可观,接近于美国人口总数

第三,全世界约有六千多种语言,目前北外已开设了84个语种。我国已建交174个国家,目前仍有38个官方语种在我国尚未开设相关专业。

我国给联合国提供的经费达到10%左右,但是我们国家在联合国的供职人员才达到1.12%,这跟我们所提供的经费支持很不相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们高端的外语人才非常短缺,国际化人才也非常短缺。现在所倡导的“一带一路”涉及国家的国语或国家通用语达到60余种,再加上这一区域的民族语言和重要方言,所涉不下200余种,而我国教育部本科专业目录的外语语种目前还不到80种。

在国外,有些名校所开设的语种就比较多。比如说哈佛大学开设95个语种,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开设93个语种,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开设124个语种。跟这些学校相比,我们的差距还很大。

现在北外是我国目前开设外国语种最多的一所高校。上海外国语大学目前开了30多个语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和天津外国语大学分别开设了近30个语种,这些还都是开设语种比较多的高校。由此可见,我们的外语教学语种明显偏少。

此外,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基本现实:

第一是高端外语人才短缺;

第二是外语能力与外语知识脱节,而且知识肢解明显。语言是音形义的结合体,如果研究过程当中分句法学、语义学和音系学是必要的,但是在教的过程当中我们若过分肢解这些语言点,很可能造成学生知识的碎片化;

第三是外语教学中高投入低产出、费时低效、笼子英语、哑巴英语、高分低能等现象依然存在;

第四是学生的外语应用能力难以满足国家和社会的发展需求。现在我们国家不缺少具备基础外语的人才,而是缺少高端的外语人才;

第五是教学目标不清,在人文性与工具性之间摇摆不定,人才培养趋同化明显。外语教育不可能没有人文性,当然也离不开工具性。

第六是课程设置功利趋向明显,学科特征不够突出;

第七是对中小学外语教育尚未引起高度关切,区域发展不平衡,校际发展不均衡,科研力量更是单薄。学生学习的阶段性分割非常明显,这一点要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

第八是课堂表演化时有表现,学生学习动机的激发比不上社会培训学校。这里又产生了另外一个问题:学生学习动机和学习的热情的激发,为什么社会培训学校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还强?

第九是知识碎片化明显,外语教育的本体性问题思考不足。

关于外语教育的业内现实:

第一,外语教育研究者整体水平有待提高。我们从西方国家引进了很多的理论,至今没有做出一个正确的评价,更没有形成我们中国独到的外语教育教学理论,这一点很值得我们思考。

第二,外语教育研究者的理论研究语与教学实践割裂,理论与实践两张皮,教学实践凭经验,跟着感觉走。

第三,外语教育思想缺少顶层设计。微观思考有余,宏观思考缺失,眼光向外而不向内,外语教育主导性思想缺席。我们的外语教育研究,是要采取散打式的方式分块来研究,还是需要建立一个能统筹兼顾的学科来满足至少三亿人的外语教育的要求?

第四,学科基本概念混淆不清,如上所言,外语教育和外语教学,两者概念混淆不清。

第五,在国际学术界失声。中国这么大一个外语教学大国,却缺少自己的理论,我们在很多情况下是在帮别人验证他们的理论。

第六,本土意识弱,效尤心理严重。

第七,与大国的国际地位不相匹配。

第八,继承性、系统性、时代性和专业性失调。

我觉得相应的对策是:

第一,培养国际化人才,教师是关键。

第二,强化学生的母语熏陶以及对祖国文化的深度了解,母语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外语学习水平的天花板,母语水平有多高会影响外语水平。

第三,准确处理外语教育与外语教学两者之间的关系。教育性和教学性的问题,我们心里要有一个谱,我们的教材编写要体现这种关系。

第四,紧密对接我国中小学外语教育与高校外语教育,形成一条龙的整体。

第五,正确认识和利用现代教育技术。现在慕课、翻转课堂用得非常普遍,这是好事情,但是不能盲目,要有理性的判断,要切切合实际地加以使用。

第六,提升对我国外语教育能力研究的意识。外语教育能力就是指根据国家和社会的发展需求以及国际化的需要,结合人才的发展和培养特点与规律,培养不同层次外语人才的能力。外语教育能力既包括培养外语专业人才的能力,也包括培养非外语专业人才使用外语的能力。

第七,推进我国外语教育学科的建设。

提高我国的外语教育能力,我觉得需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国家语言政策与规划,我们需要研究到底要开设哪些语种?哪些学校该开哪些语种?

第二,要搞清楚我们的教育目的到底是什么。

第三,需要提升外语教师的专业素养。

第四,需要思考学生的学习行为和学习心理。

第五,需要加强外语教学方法的研究。

第六,需要加强外语教材编写的研究。

第七,需要加强课程设置研究。

第八,需要加强外语测评的研究。测试实际上至少有三个不同的目的:是为教而测?为学而测?还是为用而测?

第九,基础外语教育至高校外有教育要得到有效的衔接。

第十,现代教育技术的应用。

第十一,加强元外语教育研究。我们在研究外语教育的同时,要把外语教育本身作为一个研究对象加以科学化、系统化。所以我觉得在我们国家要提高我国的外语教育能力,至少在这十一个方面需要加以思考,要打组合拳。从系统性的角度思考这些问题,才能把一些问题解决好,而不是单单从某一个单一方面加以思考就能解决。

最后我觉得我们需要思考三个大问题:第一,在国际化进程中,在提升我国外语教育理论研究和实践过程中,我们怎样才能使我们的外语教育大国真正成为外语教育强国;第二,没有坚实的基础把握,也就是没有我们的基础外语教育,我们行不行;第三,没有大格局的顶层设计,我们行不行。这三个问题,是我近几年所思考的问题。

(本稿件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qcckw.com 风华网 版权所有